新闻中心Information announcement.

ca88 > 新闻中心 >

移动应用分发市场恐生变阿里PP助手就是一条鲶鱼

作者:ca88  来源:ca88游戏官网  时间:2020-11-23 07:08  点击:

  过去几年争夺异常激烈的移动应用分发市场,正酝酿着第二次洗牌大战。熟悉这个市场的人都明白,移动应用分发是BAT巨头们抢占移动桥头堡的重要工具,也充分享受了移动互联网爆发所释放的红利。短短三四年,市场大玩家粗暴野蛮地完成了市场割据。

  此前有观点认为,移动应用分发市场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很难再出现大的变数。但这话可能说得有点早。中国互联网最大的不变就是“变化”。虽说第一波应用红利已经过去,但随着人群代际的切换和场景应用时代的开启,市场将再度生变,过往那种粗放式的移动应用分发模式很难持续多久。

  根据比达咨询发布的《2016年Q1移动应用商店统计报告》显示,移动应用市场用户规模达到了4.47亿,环比仅增长了0.8%,可见智能手机和移动应用的红利消失了。而从市场格局分布看,2016年Q1期间,百度系以31.6%稳居第一,应用宝以23.6%排第二,360手机助手以22.2%排第三,豌豆荚以7.1%排第四,而PP助手以6.6%的活跃用户市场份额位列第五位。

  从数据中解读,百度系、腾讯应用宝及360三者间的变化不大,但360受到的威胁较大,搜索战场上,前有百度这一猛虎,后有搜狗、神马等追兵;手机版图上则更是要和华为、OPPO、VIVO、三星、小米等厮杀,多面受敌分散了精力,导致其在移动应用分发的地位在逐步降低。相比而言,阿里背后撑腰的PP助手反倒是快速增长,与豌豆荚间的差距进一步缩小。按Q1的态势,阿里的PP助手下个Q2占到第四位的难度并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站在TOP1、TOP2位置的百度系和腾讯应用宝,更在意的是把持住入口的控制权和现有的位置,创新主动性和能力都在弱化。对比来看,阿里系的PP助手谋变的意愿则要强很多。

  最近半年,阿里对外统一了移动应用分发平台的形象,整合了PP助手、UC浏览器、神马搜索等分散的移动渠道资源,并且投入10亿免费流量及全方位的资源、服务来扶持开发者,还打出了以PP助手为核心的“数据+”战略。这些重大举措的目的是想依托大数据的能力,建立面向手机用户和开发者全新的应用新生态。

  对阿里移动应用分发平台来说,超过豌豆荚和冲击360可能只是第一步,应该有更大的野心。阿里PP助手究竟能不能逆袭百度、腾讯,以下三点,是重要的影响因素。

  首先,任何一个市场经过第一轮的狂飙猛进后,用户增长带来的红利已被分食,但市场和用户是变化的,更个性化、智能化的应用分发需求在持续“累积”,一旦达到一个临界点,被引爆的话,就会引发新一轮的洗牌。很明显,阿里的PP助手在更积极地推动移动应用分发市场变局,而百度系和腾讯应用宝是“防御”策略,反而给阿里提供了可钻的空子。

  其次,虽然应用分发市场进入了增长瓶颈期,但用户一茬一茬地冒出来,可以一茬茬地“收割”。目前,移动互联网爆发的第一批用户逐渐进入了中年,新生代的95后、00后开始成熟。相比,新生代人群有着完全不同的行为和偏好,个性化、品质化的诉求很强烈,这带来了最大的变化因子。所以说,新生代人群进入主导地位后,细分需求的应用类型将呈现出爆炸式增长,会影响和决定应用分发市场的竞争格局。

  最后,当下APP正全面渗透进人们的生活,也让处于“最后一公里”的场景争夺变得更为激烈,极大地拓展了移动应用分发场景的边界,同时也对定向、精准提出了新的需求。换句话说,以往,移动应用商店过去是流量和入口为王的时代,百度系、腾讯应用宝靠的就是这一招鲜,前者靠手机百度和搜索入口绑定应用,后者则靠手机QQ的8亿用户和微信的6亿用户体量,强推应用宝,进行转化。但接下来的游戏规则和玩法会改变,针对细分场景提供定向、精准的分发服务,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或许正是基于这三点,才让阿里看到了希望,进而重整以PP助手为核心的移动应用分发平台,并提出大数据精准、个性化分发的概念。用全新的玩法,以创新的姿态来搅局应用分发市场,这样的打法有可能会打破移动应用分发市场的固有平衡。

  对于阿里的“野望”,我认为这不是蛮干,而是一场更注重技术和细分市场运营的战斗。接下来的洗牌战,阿里必然会以更强悍的姿势来“搅局”。因为移动互联网的热点变化太快——跨界电商刚刚兴起,O2O就已经深入生活,智能硬件还在风口,社交直播就又开始风行既然市场上永远不缺热点,那对于“移动互联网的枢纽”的移动应用分发来说,就永远不缺机会。

  而PP助手如果能撕开移动应用分发市场的口子,突破口就在用户身上。我们可以从一组数据中发现一些端倪。比达咨询发布的《2016年Q1移动应用商店统计报告》显示,虽然阿里PP助手在份额上位列第五,但在人均日运行时长上却排位靠前,百度系、腾讯应用宝反而排名靠后。这恰恰说明,阿里PP助手的用户黏性、用户活跃度、用户使用程度要更高,这或许能间接推论出一个结论,PP助手的NPC(客户推荐率)更高,更容易形成口碑效应。所有这些,都让阿里PP助手的进攻,有了良好的“群众”基础。

  PP助手为何能在黏性、活跃度、使用程度等更具长远意义上的指标上杀入前三?我认为与阿里PP助手带来的则是全景化应用分发新模式相关。这一分发平台和模式,由三级组件构成,底层依靠阿里云OS,中间层拥有UC浏览器、高德地图、神马搜索、九游、优酷、虾米等移动场景资源;上层则是最终的呈现窗口——阿里唯一的应用分发中心阿里PP助手。这一“三级组件”组成的移动分发平台,既涵盖了入口,又融入了场景服务,远远比传统单一的入口模式,更为威力。

  而对用户而言,相比百度系、腾讯应用宝等的“守势”,以及在用户体验上缺乏创新的动力,阿里PP助手则更加来势汹汹。今年1月,阿里PP助手就发布了“数据+”的移动应用分发战略,依托阿里的大数据生态体系,多维度校正、升级算法,进一步丰富用户画像并“读懂”用户,实现全景式精准分发,最后结合具体的移动场景,为用户提供智能化、个性化的应用分发服务。

  显而易见,阿里已经在2016年集结兵力,意图用符合下一迭代趋势的高维打法来满足和取悦用户,并发动一场新的战争。不管阿里到底能给移动应用分发市场形成怎样的冲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阿里PP助手将是整个行业最大的增量,移动应用分发大战的序幕已经开启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先发未必能够先至,阿里PP助手能否上演后发先至的故事,我们唯有拭目以待。

ca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