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Information announcement.

ca88 > 新闻中心 >

中国电信南北分拆意义何在?

作者:ca88  来源:ca88游戏官网  时间:2020-10-11 22:39  点击:

  中国网 时间: 2001-11-14 文章来源: 人民法院报

  怀着极大的真诚,鼓起极大的勇气,中国跨进了WTO的战场。然而,仅有真诚和勇气是不够的,因为:是否足够强壮,决定着产业的生死存亡;因为:真实、充分的竞争才能使一个产业强壮。然而,许多业内人士并不理解即将出台的中国电信重组方案——

  我国电信业务市场的开放遵循我国入世的基本原则,即以发展中国家的水平进行。我国电信开放的特点可以概括为:业务分层次,地域分东西,时间分先后,外资有限制。具体的开放顺序和层次大致是:

  1.首先开放增值服务和无线)入世之后,外商即可在北京、上海、广州不受数量限制地建立中外合资企业,外商股权比例不超过30%。

  (2)入世后2年,增值服务开放扩大到14个城市:成都、重庆、大连、福州、杭州、南京、宁波、青岛、沈阳、深圳、厦门、西安、太原、武汉。外资股权比例不超过49%。

  (3)入世后4年,全国开放,外资比例不超过50%。

  2.逐步开放移动电线年,开放北京、上海、广州,不受数量限制地建立中外合资企业,外资股权比例不超过25%。

  (2)入世后3年,再开放上述14个城市,外资股权比例不超过35%。

  (3)入世后5年,全国开放,外资股权比例不超过49%。

  (1)入世后3年,开放北京、上海、广州,只能从事三城市内部和之间的有关基础电信服务,不受数量限制地建立中外合资企业,外资股权比例不超过25%。

  (2)入世后5年,再开放上述14个城市,外资比例不超过35%。

  (3)入世后6年,全国开放,外资股权比例不超过49%。�

  刚刚跨进WTO的门槛,南北分拆的消息就在中国电信业、乃至信息产业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据信息产业部一位官员讲述,日前,国务院办公会议通过了由国家计委和体改办联合提交的中国电信横切方案,方案规定:以长江为界,将中国电信经营区域切分成南北两部分,长江以北10省市与网通重组,长江以南和西北地区共21个省市仍归中国电信,长江沿岸均归入南方电信范围。另外,北方电信将以网通名称存在,南方电信则继承“中国电信”品牌。

  分拆会削弱中国电信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这是电信业内许多人士的担忧。信息产业部那位忧心忡忡、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记者,他们担忧的依据是:

  一、目前,世界电信业改革发展的趋势是联合与并购。全球性的电信联合与并购大潮起于20世纪90年代初,从最初的松散联盟到目前的并购、重组,呈现出以下特点:并购、重组力度大,兼并额动辄数以百亿、千亿美元;并购、重组方式多,既有业内的垂直并购、横向并购,又有跨行业的并购,还有跨地区的并购,而跨国并购最为突出;并购、重组是强强联合,如西南贝尔兼并亚美达科以后,成为美国最大的地区电线;二、在全球电信业联合与并购的大潮中,中国应该培植一批经营全业务的、国际化的、具有较强竞争实力的主体电信企业。

  中国电信市场进一步开放后,西方电信资本将会大量涌入中国电信市场,甚至可能主导我国电信市场。

  这绝不是杞人忧天,前车之鉴不是没有。有关资料表明:巴西政府将国有电信公司分拆为12家公司。其结果,拆分的“小羊羔”基本被美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电信公司吞掉。

  成功的电信改革也同样存在。欧盟没有采用分拆式方法,其特点是:保持原有的国家主体电信企业,但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对主体电信企业实行政企分开、公司化和股份制改造,同时发放一批新的经营许可证。国家通过立法对主体电信企业进行监管,以扶植竞争对手,逐步形成有效竞争。这样,短短几年时间,欧盟国家造就了一批经营全业务的、国际化的、与美国公司不相上下的电信巨人:德国电信、英国电信、法国电信。

  而我国电信业几大公司的实力却不容乐观。环顾国内电信业,我们不无遗憾地发现,尽管有着世界第二大的电信市场,但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电信企业。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电信市场观念极为落后,电信改革多是根据国内情况进行,似乎抱着国内电信市场就可高枕无忧了,而加入WTO后,中国电信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走向世界,拓展海外市场,提高国有企业的竞争力。也就是说,竞争的结果不是打价格战、两败俱伤,而是从“单赢”走向“双赢”、“多赢”,走经济联合发展的道路,提高电信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三、拆分中国电信,会影响电信业的稳定发展,降低其国际竞争力。从美国的电信改革历程来看,拆分后的7个小贝尔,现已不复存在,许多公司已成为全业务公司。这种拆分改革的结果使美国AT&T公司陷入面临倒闭的困境。

  近年来,我国电信改革的力度与发展速度已超越了行业的承受程度,现在理应进行休养生息,如果再拆分中国电信,只会增加新的不稳定因素,从而影响我国电信业的正常发展。

  所以,为适应加入WTO的形势,中国电信市场应进行有效整合,将国内的电信企业重组为几家大规模的全业务电信集团,而不是与此相反,将大的拆小,强的拆弱。如果逆世界大潮进行拆分,必然会削弱电信业的实力,降低抵御风险的能力和生存能力,并最终面临被淘汰出局的危险。

  对于即将出台的电信拆分方案,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政策与发展研究所所长阚凯力教授表示了不同意见:“这一方案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它不但不解决任何问题,而且将葬送我国近年来电信体制改革的许多重大成果,甚至威胁到整个电信业的基本正常运行。”他说:“目前我国电信业的最大问题是需要建立公平有效的竞争机制,而问题的症结在于中国电信利用市话大搞垄断延伸!”

  阚凯力认为:市话的天然垄断性在全世界目前都无法打破。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世界各国,独家垄断信息网络服务的局面已经被打破,但是自然垄断性仍然是网络服务的一个重要经济特征。但阚凯力也认为:市话又是所有电信业务的基础,因此,国外都把市话归入公用事业,严格限制它的经营范围,禁止垄断的延伸。但是,南北分拆方案对垄断延伸不但完全没有任何限制,反而使南北电信在继续拥有垄断市话的同时把经营范围扩大到了移动,只不过由原来的独家垄断变成了双寡头垄断。在电话接入网上,外来竞争者还是不能进入,消费者期盼的接入商服务质量的改变并不能成为现实。而即使成立四大电信寡头给予全业务牌照,移动、联通也无心经营利润低薄的市话网;就算有心经营,由于自然垄断原因,用户不可能同时接入两根电话线,拥有铁通的联通或移动仍然难以进入,国内电信格局并不能发生质的变化。

  阚凯力给电信改革开的药方与欧盟的电信改革之路相近:政府应通过立法手段来促使市场有效竞争,提高电信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昕竹对南北分拆方案的评价与阚凯力基本相同,但他一语中的:“划江为界,你把它切小了,垄断还是垄断,没有实质性的改变,只不过由全国性垄断变成地方性垄断!”他说:“中国电信现在的问题不是大,而是在很多地方没有竞争。除非有相应措施,比如互联互通、开放准入等,才能真正形成竞争。”他还说:“全业务运营商确实是未来的趋势。但是现在这种拆分重组格局,是基于一种完全错误的观点——两个人只有势均力敌才能竞争。但是事实上每个运营商都有各自的竞争优势。如果准许大家作全业务运营商,有的企业为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可能不选择全业务运营,因为不想经营这么多内容。如果有了好的互联互通政策,小的运营商同样可以与所谓的大运营商进行互联互通,大运营商的网络外部性的竞争优势就不存在了。”

  北京邮电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吕廷杰则说:“其实中国电信目前不存在话务量垄断,移动电话的长途话务量已经超过固定电话。中国电信的话务量被移动电话和数据业务分流得很严重,今年上半年它的业务增长首次低于我国GDP增长,说明它已经不行了。分拆以后,南北两个公司如果可以互相进入,才会形成竞争,但是拆得越细,管理成本也越高。本地电话业务是赔钱的,重组成四家公司后,中国移动拿到本地电话业务的牌照也不会去做。”

  专家的观点是有根据的,只不过这种根据还没有发生在中国:日本电信按地域分拆的改革模式给世人留下了“惨痛”的教训。1996年12月6日,桥本内阁决定将NTT重组为长途通信公司和两个本地通信公司的纯粹控股公司:将长途通信公司作为提供县(相当于中国的省)间通信的民间公司,可进入国际通信市场;本地通信为提供县内通信的特殊公司,对所在营业区提供普遍服务。本地通信分为东日本公司和西日本公司。但四年后,日本政府发现,按地域横切方案并没有起到打破垄断的目的,许多电信运营商都抱怨东、西两公司的接入费用过高,或用各种手段阻碍着新运营商的进入。所以从2000年开始,日本政府又着手国内电信业新一轮改革,准备将NTT再次分拆,但二次分拆方案仍没有出来。

  道理很明白:卖醋的仍然只能卖醋,卖酱油的仍然只能卖酱油,醋和酱油的质量就不会提高,价格就不会降低。

  可见,无论从中国电信业的现实还是从外国电信业发展过程中的经验教训来考虑,横切并不是打破垄断的可靠方法,起码不是一个好方法。

  目前,世界电信改革的趋势是:一方面,公司引入全业务;另一方面,引入新的运营商与老的运营商进行竞争,同时还渗透到国外市场。

  当年经营市话的贝尔电话被美国司法部从AT&T里一分为七 试图进入数据业务的AT&T由于被几个小贝尔长期勒索高价网际接算费用盈利率一直不高,后来小贝尔由七个合并成四个后,AT&T在网际接算费用上过高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到1998年6月,AT&T狠下决心,收购了美国第二大有线电视网络TCI,让AT&T历经两年时间终于成为全国数据业老大。而四个小贝尔在AT&T拥有接入网后,立刻下调了网际接入费用,为其它运营商提供了发展空间。

  由此可见,满足中国消费者的利益需要中国电信业的发展,促进电信发展需要有效的市场竞争,但有效竞争不一定只有靠拆分中国电信才能做到。中国政府可以通过立法手段,利用管制政策,引入新的运营商来促进有效竞争。

  目前,最有望获得新运营商资格的主体应该是广电部门。

  在1999年颁布的《电信条例》里,规定了由信息主管部门统一管理全国的有线、无线、电磁系统或者光电系统的传送、发射或者接收语音、文字、数据、图像以及任何形式的信息活动。而这里的图像传输主要指的就是广电网。《电信条例》虽然出台,但广电网的管理权依然在广电总局手中。信息产业部认为《电信条例》所指的信息主管部门就是自己,一直试图持《电信条例》这把尚方宝剑接手广电网,但广电总局并不放手。

  如果能在中国的电信运营中引入广电,国内的电信业竞争将发生质的变化。原中国电信拥有1.6亿用户,分拆后南方电信用户量为1亿,北方电信约6千万,而广电用户量为9000万。这样,如果再给广电一张电信牌照,国内固网电信市场形成电信、网通、广电三足鼎立局面,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让固网达到充分竞争状态。

  其实,视野再放宽一些,可以获得新的电信运营商的并不止广电一家。

  吕廷杰教授认为:“目前中国的电信业并不存在真正的市场竞争,因为在国营的范围内是不可能有充分竞争的。最根本的办法是让民营资本和国外资本进入电信业,把用户驻地网向民营和国外资本开放,ICP让民营资本来做,培养虚拟运营商。这样用户可以选择服务好的运营商,中国的电信业才会有真正的市场竞争。”

  的确,电信业的分拆重组是一件非常复杂的工程,美国、日本等国家在寻求解决电信问题的过程中,并没有给中国提供一个理想的、最佳的解决方案。今年以来,中国在确定解决电信体制问题方案上的犹豫不决,同样反映了这一问题的复杂性。

  早在今年四月底,国家计委和体改办就着手分拆中国电信,立足点是打破垄断,并确定了横切、竖切两种方法并用的分拆方案:所谓横切就是按地域分成南北公司,竖切就是按业务分成市话、数据、长话三个不同的公司。如竖切,长话公司继续以“中国电信”名义经营,将数据业务划到网通,市话则成为一个单独的新公司,以看守老中国电信的网络和经营市话为主。如横切,中国电信只在南方存在,北方电信与网通重组。

  中国电信一开始不愿意被分拆,信息产业部和许多电信专家认为这两种方案都不能达到打破垄断的目的,认为承担普遍服务义务的中国电信应该保持其传输网络完整性,而且,一个垄断的中国电信更有利于冲刺股市。结果,原定在8月出台的电信分拆方案不了了之。

  据悉,进入8月后,中国11月入世已成定局,决策层原来的单纯拆分中国电信变成了国内电信业全面重组,关键是考虑到分散的国内电信运营格局不利于入世后与外资电信竞争,应将国内电信资源整合成3至4家电家寡头,授予全业务牌照。

  10月12日出台的消息里,只涉及中国电信与网通的重组,对移动、联通的构成却没有涉及。一位电信专家透露,按照国务院电信改革计划,分拆中国电信只是电信业全面重组的一个序幕,下一步就是在国内组建4家电信寡头,将其它运营商和专用网划到电信、网通、移动、联通旗下。至于中国第二大传输网络广电网络的处理,有可能会被重组进四巨头资产里,也有可能单独发放牌照成为第五电信。

  信息产业部邮电研究院研究员杨培方认为中国电信南北分拆“只能说是一个次佳的方案”。问题是:即使是这个“次佳方案”,至今也仍然是“犹抱琵琶”。杨培方也说:“目前对中国电信而言最主要的问题并不是如何分拆,而是分拆重组方案迟迟悬而不决造成的人心涣散,电信企业的决策、服务等诸多方面已经受到影响。因此有关部门应该及早决定拆还是不拆,以及怎样拆。分拆最好的时机就是越快越好!”

  杨培方的话是有根据的:今年上半年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收入增长虽较高,但其股价也因单机收入下降而有所下跌。更主要的是,作为我国电信业主导运营企业的中国电信,上半年的业务收入增长仅5.8%,较上年同期下跌13个百分点,不但低于行业14.7%的增幅,也低于国内生产总值7.9%的增幅,且是自1984年以来首次低于GDP增长速度。作为国民经济的主导产业,电信业却拖了GDP的后腿,这是一个必须引起重视的危险信号。另有资料显示,中国电信上半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已减少约30%。

  南北分拆方案并没有正式出台,而且,即将出台的方案也许并不一定是这种分拆方法。但是,业界与学者有一个共同、肯定的观点:电信改革之路应该是促进我国电信业的发展与促进竞争从而保护广大消费者的根本利益同时兼顾,相辅相成。

ca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