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Information announcement.

ca88 > 新闻中心 >

聯想移動困局:庫存高企財務束縳

作者:ca88  来源:ca88游戏官网  时间:2020-08-25 07:32  点击:

  2014年,在聯想最糟糕的那段時間,華為、OPPO,甚至同樣處于��恭堭\啥伎??擠牌??擻??淌諧〉幕??U鉸裕????????Х??????饋????菲旖????穆廢擼??庖彩槍????只??涓鎰羆グ業囊荒輳??????朧賈瞻幢??歡??A??胝??齬芾磽哦喲硎�嘶??觶??罄匆歡問奔浼詞瓜??謀洌??慘蚜Σ淮有牧恕▲/p>

  2014年,在聯想最糟糕的那段時間,華為、OPPO,甚至同樣處于��恭堭\啥伎??擠牌??擻??淌諧〉幕??U鉸裕????????Х??????饋????菲旖????穆廢擼??庖彩槍????只??涓鎰羆グ業囊荒輳??????朧賈瞻幢??歡??A??胝??齬芾磽哦喲硎�嘶??觶??罄匆歡問奔浼詞瓜??謀洌??慘蚜Σ淮有牧恕▲/p

  2016年1月18日,沉寂了半年的原聯想移動總裁劉軍首次露面,宣布出任肆拾玖坊董事長。這是一家主打“白酒+眾籌”概念的創業公司,創始人張傳宗是一位曾在聯想工作15年的中層管理者。

  一個不為人知的細節是,就在劉軍入主的幾天前,聯想創始人、聯想控股董事長柳傳志曾經到訪肆拾玖坊,張傳宗舉辦了一場主題為“結緣聯想、續寫新傳奇”的內部交流會。

  不出意外,聯想控股將投資肆拾玖坊,而劉軍也將通過這種方式回到柳傳志麾下,一如聯想控股高級副總裁陳紹鵬。2011年,柳傳志的子弟兵陳紹鵬離開聯想集團,轉投聯想控股做農業,其后又出任佳沃集團、豐聯集團董事長,主管聯想控股的農業、酒業。如今,曾被柳傳志欽點為“聯想主人翁”的劉軍在聯想酒業與陳紹鵬再次相逢。

  熟悉劉軍的人稱其“酒量極佳,千杯不醉”,聯想酒業或許是一個可以把興趣做成事業的地方。相比之下,更多的人卻從此與聯想無緣。劉軍出山的半個月之前,聯想移動最后一個VP,負責采購的王大勇離職,劉軍旗下所有高管已經悉數離開聯想。而聯想移動新任總裁陳旭東麾下高管,則基本從PC部門空降而來。

  千杯不醉的劉軍已經擺脫聯想集團的困擾投身酒業,但對于陳旭東而言,這些導致聯想手機業務頻頻失利的困擾依舊存在,甚至比劉軍時代更為嚴重。

  這應該是劉軍第二次離開聯想,上一次發生在2006年。聯想收購IBM的PC業務之后,請來當時戴爾高管阿梅里奧出任CEO。無論是企業管理理念、對公司文化的理解、對國際業務的觀點,劉軍都與阿梅里奧存在極大的沖突。這是當時劉軍離開聯想的直接原因。

  “事實上,收購IBM之前,聯想在集團內多次討論借收購IBM進軍國際化,很多人反對,但柳傳志與楊元慶輪番做大家工作,大家基本都同意了這一戰略。”最近剛剛從聯想移動離職的麥兜(化名)向記者回憶:“最后,只剩下一個舉手反對的人,劉軍。”劉軍的理由是,“我們的市場是中國本土,這塊市場還沒有好好開發;而我們對海外並不熟悉,現階段我們的家底應該投入在中國市場,沒必要去賭未知。”

  即使今天,也很難判斷聯想的海外業務的功績。聯想經常被綱友稱為“美帝良心企業”,因為聯想海外銷售的同類產品都比國內便宜。雖然,楊元慶曾多次解釋,“這是因為中國增值稅高”,但不可否認,這也說明聯想一直在用中國市場的收入補貼國際業務。

  2005年,阿梅里奧執掌聯想,楊元慶擔任董事長,柳傳志挂職董事,劉軍與阿梅里奧在很多方面格格不入。劉軍從長遠角度考慮,制定了“拐大彎”長期轉型策略,而阿梅里奧則期望在5年任期之內迅速搞定一切。

  12.5億美元收購IBM押寶國際化之后,聯想很大程度上就與阿梅里奧綁定在一起,聯想的價值觀、管理層不斷向阿梅里奧妥協。2006年,劉軍卸任聯想集團COO。“這也是一次妥協,劉軍停職留薪,去哈佛大學、斯坦福進修EMBA了。”

  毫無疑問,聯想為妥協付出了代價。麥兜回憶:“2004年的聯想擁有30億美元的凈現金儲備,在一個做PC的人眼里,這真的是一筆花不完的錢。”阿梅里奧來到聯想之后,陸續啟動了多起海外收購,並期望以此打開國際市場,到2007年底,聯想的現金流就只剩下10億美元。

  阿梅里奧確實在並購IBM之后起到了關鍵作用,無論是IBM的PC業務扭虧,還是對全球業務、供應鏈的整合。2007-2008財年,聯想凈利潤達4.48億美元,並首次進入世界500強。但其中很多決策都是為了任期5年內的表現,這些經營策略並不符合聯想的長遠需求,2008-2009財年,聯想遭遇嚴重虧損,一季度虧損1億美元,四季度虧損2.6億美元,並跌出500強。

  2009年2月,柳傳志重新出山,阿梅里奧離職,楊元慶出任CEO。這一年的控股年會上,柳傳志提出了“主人翁精神”。麥兜對這次會議記憶猶新,“幾乎聯想老一輩的人都在,包括已經跟聯想沒有關系的郭為。那次,柳傳志回顧了收購IBM之后的痛苦、妥協、掙扎以及自己的復出,他說,聯想不需要職業經理人,有些人注定不會成為聯想的核心高管,我們需要一個有主人翁精神的人。有一個人,是主人翁精神的模范,誰呢,劉軍。”

  當時胸懷戰略的劉軍重新被柳傳志理解,柳傳志稱劉軍是“我們錯看的一員大將”。這或許也是中國企業家教父柳傳志唯一一次變相認錯。此時的劉軍已經從美國回歸聯想,“主人翁”的稱謂也讓諸多的聯想高管認定劉軍是柳傳志指定的聯想接班人。

  不過,柳傳志復出時,接任聯想CEO的是楊元慶,柳傳志力挽狂瀾並功成身退之后,楊元慶兼任董事長、CEO,劉軍並沒能真正成為聯想的主人翁。

  2014年底聯想移動人事變動時,業內開始有劉軍離職的傳言。2015年6月劉軍正式離職,但具體原因目前並不為人所知。

  “劉軍6月1日離職,楊元慶6月2日發微博軍哥嘹亮感謝劉軍。但6月3日,聯想就給媒體發了一封你們拿榔頭都敲不醒的楊元慶內部郵件,這封郵件抹殺了劉軍所有的功勞。”在一大波人事清洗之后,還順便抨擊一番,怎麼看都不太地道,似乎所有的責任都在聯想移動團隊身上。

  一個不容否認的事實是,聯想的移動業務自成立以來從未盈利。2008年,聯想陷入虧損困境時,聯想集團剝離移動業務,以1億美元出售給旗下的弘毅投資。當時,擔任董事長的楊元慶希望“可以把精力集中到PC方面”,也希望“手機業務可以在外部環境中更靈活地運作”。

  2008年,聯想移動的原掌門人劉志軍“因參加培訓”離職,並于不久后離開聯想,獨立之后的聯想移動業務也開始重組,呂岩成為新任掌門。麥兜回憶:“當時,聯想移動一直是與夏新一起做手機,呂岩、陳文輝、曾國章等后來的領導團隊也是在此期間組建完畢。”

  2008、2009年仍是功能機的天下,聯想也只做功能機。但智能機已經是市場趨勢,聯想移動找來當時PC的干將張暉來籌建智能機。“后來,張暉在內部會議上說,智能機我搞不了,跟PC的模式完全不同,差異太大了。”麥兜回憶:“然后,智能機又從張暉轉交給陳文輝,后來証明,陳文輝是聯想最懂手機的人,沒有之一。”

  2008年時,劉軍剛剛從美國回歸聯想,在成熟的PC部門完成過渡期。移動掌門人呂岩曾經是劉軍最得力的助手,這也為劉軍后來接管移動業務做好了鋪墊。

  其后,功能機、智能機合並成一個移動業務集團,還有智能電視以及邵濤主管的平板業務,2011年春節聯想成立了MIDH,劉軍正式將這幾大業務收入麾下。“保住功能機,拓展智能機、電視、平板,那幾年戰略進展比較順暢。”

  2012年,聯想智能手機出貨量700萬台,增長1070%,收入14.84億美元。2013年,聯想移動達到巔峰,手機銷量2800萬台,增長300%,收入30億美元。

  但是2013年之后,智能手機市場3G、4G換代,同時手機渠道從運營商渠道向互聯綱渠道、公開渠道遷移。“聯想的高級副總裁其實諳熟市場,非常有PC經驗,但2013年的時候,他們對移動互聯綱仍然不是十分了解,這是個致命傷,在這個時間點,聯想沒有敢把重力投入到移動4G上,也沒有押寶互聯綱渠道。”麥兜告訴記者:“再加上聯想對手機的運營管理一直沿用著PC的思路,到了2014年,小米、華為、OPPO、vivo這些公司爆發的時候,聯想移動,雪崩!”

  根據Gartner的報告,2013年全年,聯想在國產手機始終排名第一,在國內僅次于三星,2014年被華為、小米迅速超越,2015年又被OPPO、vivo趕超,如今依舊在不斷下滑仍未止跌。

  真實的情況比外界報道的更為嚴重。“當時只要是能看到供應鏈數據的高管,都知道,聯想移動崩盤在即。”麥兜告訴記者:“2014年有一次統計,按照當時的備貨量,哪怕不下任何訂單,最糟糕的銷售預測是:庫存要賣50周!”

  掙扎無望的聯想,最終不得不全面打折。“所有的產品,都降價處理,一部分當場打折,一部分囤貨處理到3、4線城市,一部分處理到了海外市場。”麥兜分析,“這次打折,損失了好幾個億。”在此期間,呂岩、陳文輝等人先后離開移動部門,並離開聯想。當然,還有更多的人跟隨這些人離開聯想。

  2014年,在聯想最糟糕的那段時間,華為、OPPO,甚至同樣處于��恭堭\啥伎??擠牌??擻??淌諧〉幕??U鉸裕????????Х??????饋????菲旖????穆廢擼??庖彩槍????只??涓鎰羆グ業囊荒輳??????朧賈瞻幢??歡??▲/p>

  “整個管理團隊確實錯失機遇。但后來一段時間即使想做改變,也沒有功夫了。”麥兜回憶:“聯想移動逐步陷入危局期間,楊元慶開始親自過問移動業務,從最開始的一季度review一次,到后來的一個月、然后是兩周一次。每次review都要包括市場規劃、產品規劃、新品規劃、銷售等等,光整理這些材料,就需要一周多時間,包括劉軍在內的高管基本是準備完這周的review,就得準備下一次的了,基本沒有精力去討論改變策略了。”

  而在楊元慶參與的會議上,似乎一切以財務為導向。麥兜介紹:“楊元慶開會身后都跟著一個龐大的秘書團隊,為其提供數據、分析、決策,而人員基本都是由財務部門組成,秘書團隊負責人也是原來的CFO周慶彤,他是最受楊元慶器重的人,很多VP都要跟他搞好關系。”多位聯想人士証實,在聯想內部,周慶彤類似于“楊元慶的管家”,在聯想內部,財務團隊也自稱“CEO是劉備,財務就是諸葛亮”。

  在財務報表面前,擁有大量訂單的運營商市場依然擁有最高的權重。國產手機風雲變幻的這一年,很多聯想移動高管提出變革方案,但向財務妥協之后,要麼不被采納,要麼無法執行。

  “如果你問聯想里誰最懂手機,至少80%的人會說是陳文輝,市場、產品、技術,無一不精。”麥兜介紹,“高通、聯發科的所有芯片,每一個芯片的詳細技術參數,陳文輝都能倒背如流,往往開產品規劃會的時候,陳文輝講完,產品經理去翻技術資料求証,分毫不差。”陳文輝經常在高級副總裁、執行副總裁們之前發現一些問題,並提出改革的想法,但鮮有落地的,陳文輝或許也是因此離職,投入更符合自己興趣的無人機行業。

  中國機械管理綱所載文章、數據僅供參考,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法律聲明,風險自負。

ca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