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Information announcement.

ca88 > 新闻中心 >

谷歌、华为、脸书全世界的大企业为何都开始上马疯狂的“X”?

作者:ca88  来源:ca88游戏官网  时间:2020-08-23 20:40  点击:

  自谷歌X实验室成立以来,这个全世界最神秘的实验室曾多次给我们带来了技术上的震撼,这其中就包括无人驾驶汽车、谷歌眼镜、超高空Wi-Fi气球等有着划时代意义的产品。

  其实不只谷歌,全世界的大企业也都开始了X项目之旅。脸书(Facebook)尝试打造超过15亿美元的人工智能代理;华为致力于智能光伏项目,建立水面光伏电站;百度也开始了无人车的计划。

  看似与企业主业无关,也似乎不为了追求经济利益,大企业全力扶持X项目,究竟为了什么?

  原来,7年前,谷歌创始人布林和佩奇,就已经不满足只做搜索引擎,开始鼓捣更加新奇的想法,设立了一个特殊的部门,由谷歌工程师塞巴斯蒂安·德龙担任总监,负责无人驾驶汽车的研发。从此,X部门就宣告成立。

  截至目前,谷歌X有几个值得称道的研究成果,谷歌眼镜、无人驾驶汽车、超高空Wi-Fi 气球、可以监测血糖的“智能”隐形眼镜,以及物联网等。从此,谷歌X部门堪称世界上最神秘的实验室之一,这里经常被视为在孕育和打造“超人力量”,许多大胆创新的项目被称为“Moonshot”(射月计划),即疯狂的想法或不大可能实现的项目。

  谷歌的大动作,让全世界的大企业开始了X 项目之旅。脸书(Facebook)尝试打造超过15亿美元的人工智能代理;华为致力于智能光伏项目,建立水面光伏电站;百度也开始了无人车的计划。

  谷歌X实验室里有一个特殊的团队——快速评估小组,该小组的任务就是评估项目质量,并试图用一种极端的办法去挑战这些项目团队。快速评估小组可以说是谷歌X一切创新项目的开始,这是一种用失败来刺激团队创新的方法,该小组的负责人曾坦言:如果一个项目今天无法抵抗挑战而宣布失败,为什么还要把它留到以后呢?

  通常来说,X实验室的项目有三个标准。首先,所有项目旨在解决困扰上百万甚至上千万人的困难。其次,必须用激进式的解决方案,或者采用类似于科幻小说描述的方法;第三,挖掘现有或正在发展的技术。但对快速评估小组负责人来说,还有一个标准:拒绝所谓的微创新。

  基本上所有大企业的X项目设立的初衷都是利用技术解决人类目前面临的重大现实问题,所做的也是前无古人的“壮举”,正如“Moonshot队长”阿斯特洛·特勒所言,X实验室同时是一个实验品——从组织架构、人员配置到资金储备都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它诞生在谷歌这家极其注重科研的硅谷企业,拥有浓厚的工程师文化,另一方面,谷歌雄厚的资金支持也让实验室可以调动足够多的资源,安心做好产品,而没有盈利的压力。

  当然,X实验室的研究成果也并非“无私”地帮助人类。比如无人驾驶汽车,虽然能够挽救很多人的生命,但这个产品依靠谷歌搜索引擎和Gmail邮件系统,另一方面也要求驾驶者使用这一产品,这可以保证谷歌收集到更多的数据,从而提升其在广告领域的收入。

  大多数情况下,X实验室会招募一些真正想要制作出产品的人,同时也是可以承受失败打击的人。X实验室里的人才可谓五花八门:护林员、雕塑家、哲学家等等,而程序员和工程师反而在这里成了“异类”,其中有的员工已经两获奥斯卡最佳特效奖。阿斯特洛·特勒的经历也很丰富:写过小说、干过金融,还拿了一个人工智能的博士学位。他对于招募什么样的人有自己的见解:“所谓专家,‘专’于一科的精力和时间,使得他的知识面越来越窄,最后对于大部分人毫不在乎的东西无所不知。”这并不是X实验室所需要的人才,相反,谷歌需要更多的博学家。

  由于从技术研发到实现商业化这一过程中,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以及资金支持,对此,业内人士预言,开发X项目将会是一个巨大的赌注,既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大商机,也有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失败。

  同时X项目的创新也不能保证一定能在商业上获得成功。很多情况下,发明革命性产品的是一家公司,把这些产品商业化的却是其他公司。集成电路是由仙童半导体和德州仪器独立发明的,但英特尔却蚕食了这两家公司的市场;计算机图形用户界面和鼠标是由施乐等公司发明的,使这些技术普及的却是苹果的Mac计算机,但赢得PC市场的却是微软。

  有时,大商机对于想从事X项目的大企业来说并非目标,而更像是一种过程或者方法。X项目正在用自己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从原子的纬度重新设计未来人们生存的方式,推动科技的发展。

  而推动科技发展的意义在于,在现有认知框架之外构筑一些东西,看看它们能否最终起作用。然而,一路天马行空,最终还是要将眼光落于生活,落于脚下,正如阿斯特洛·特勒曾用一个比喻来形容重视现实世界的重要性:“让你的手上多沾点油,在鞋子上多沾点土,有时只有这样才能解决一些真正的重大问题。”

  由于人类的好奇心驱使,总要有一些天才、一些机构,能够天马行空,超越当今的时代,起到引领未来的作用。

  熊彼特的创新理论认为,企业是创新的主体,企业家是创新的核心,企业家精神是创新的源泉。因此,这种“疯狂项目”的发展必须依靠企业,依靠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

  目前全球仍有三分之二的人,因为森林、群岛或者高山等地形,无法使用快速及稳定的网络连接,因此谷歌便利用高空气球在全球范围内的偏远地区,建设庞大的移动通信网络。

  为了推动互联网普及化,并为全球三分之二无法访问网络的人口带来网络。谷歌建立起了一个系统,将承载各种计算机、电子设备的热气球发送至1829米以上的高空,向偏远地区提供等同于现在的3G网络或更快的网络连接。

  反过来说,科技创新也是企业得以延续的生命,我们觉得能搞X项目的企业必须都是超级企业,除了他们有资金和资源,其实它们的危机也很大,危机感也很强,要全力保证自己在行业的地位。我们现在一说互联网产业都会提到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那么,其他的企业还有机会吗?这三家不可能永远称霸,还是要开发新的模式、新的技术,这是可以预见的一个趋势。如果全球最顶尖的企业眼睛仅仅盯着眼前,说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掉了。

  X项目无疑是大企业创新的一种表现方式,在大公司做创新的时候,人们往往充满期待,同时也会存有一丝质疑,一个大公司在做创新的时候要牵扯到太多的事情,他们做的创新真的能够成功吗?

  前谷歌资深工程师,IT畅销书《浪潮之巅》的作者吴军提出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基因决定论”,即由于公司基因的影响,当一家大公司想要转型占领新的领域,做出颠覆性创新产品的时候,往往会败得很惨。

  我一直认为,虽然很多公司的新项目和主业看似没有联系,但还是具有一定的时代特征的。

  比如说,百度无人驾驶车以人工智能为基础,是这一波科技革命的缩影。工业化和信息化发展渐近高潮,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技术,正成为“第三次科技革命”的代名词。从全球来看,作为“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机器人的研发、制造、应用,已然成为当今衡量一个国家科技创新和高端制造业水平的重要标志。百度在这个时刻研发无人驾驶车虽看上去与主业无关,却立足于国家的长远发展。百度无人汽车正是创新驱动发展的一个范例,符合国家需要。

  用人工智能技术把生活变得更美好,是企业的一个理想。自动驾驶能提高驾驶安全性,减少污染,把人们从开车这种繁琐的活动中解放出来,去做更多有价值、有创造性的工作。从这个角度讲,无人汽车的出发点也是为了满足公众需求。

  从市场潜力角度分析,无人汽车也面临非常好的发展机遇。有报告预估,2015年互联网汽车的渗透率将超过10%,市场规模超过千亿元,近年来,全球主要汽车企业集团在技术研发和示范运营方面的投入力度持续加大,2010年,全球汽车产业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投入约100亿美元,到2016年将增至1600亿美元。无人驾驶汽车将成为中国经济的下一个“蓝海”。

  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毅所言,以无人驾驶车为代表的轮式机器人将成为中国智能制造2025的首张名片。从这个角度看,无人驾驶车将直接带动雷达、传感器、导航系统、智能汽车后市场等产业的快速发展,并为有效建立车联网和物联网打下基础,说它有巨大的战略价值毫不为过。

  一部人类社会发展史,就是一部创新史。如今,我们又站在了新旧技术革命的交界点。上一次技术革命带来的增长红利正在逐渐消失,新的技术变革正在酝酿,特别是以人工智能、新材料、新能源等为代表的技术正处在质变的前夜。

  通过电梯通向太空,这听起来太不切实际,然而最近谷歌X向外界确认了秘密研发团队正在设计类似东西的消息——但是目前正困在其中一项主要技术难题上停滞不前。

  谷歌有这方面的想法并不让人吃惊。谷歌的核心目标是将各种现有科技提升一个数量级,开发出科幻小说里的设备。

  谷歌X快速评估小组负责人说:“这将是一笔巨大的资本投资。但是一旦建成,将人从地面用网运输至轨道基本上零耗能。太空电梯将减少进入太空的成本,运营成本将低到不可思议。”

  这并非完全属实——要将人送至轨道,需要产生足够的电能以交换势能。无论如何,研发团队还是遇到了重大难题,是材料科学方面的难题:

  团队知道太空电梯的电缆必须特别强韧——“至少要比现有的最强钢缆强度还要高100倍”。有一种材料可以胜任:碳纳米管。但是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成功制造出结构完美的长度超过1米的碳纳米管。所以在以前,电梯项目被雪藏就是因为没有合适的材料。目前团队决定密切监视碳纳米管领域的一切最新发展。

  位于美国加州的ArxPax公司正在为自己的Hendo悬滑板进行众筹。Hendo不完全像是《回到未来》中马丁使用的飞行滑板,确切地说,Hendo是悬滑板领域的先驱产品——使用者能够自主驾驶,自助推进,漂浮平台的能量足够支撑一个成年人的体重。

  用户在初次试用时,均会对其承重能力表示怀疑。ArxPax公司表示,现版本的Hendo足够支撑130多公斤的重量,而在未来面世的新版本中,这个数字将会增加到220公斤以上。但不论结果表现如何,悬滑板制作的首要问题是,它必须悬浮于特定的表面之上,才能够实现承载物体的功能。Hendo运用了和磁悬浮列车同样的技术,这意味着它只能漂浮于有色金属上,比如说铜或者铝。

  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由于缺乏推进系统,Hendo运动轨迹更像漫无目的漂流一般,并不能做到像马丁飞行滑板那样。ArxPax公司的创始人和Hendo的发明者格雷戈·亨德森说,公司正致力于解决通过倾斜悬滑板来控制Hendo的行进方向。但实际情况则是,由于感受不到和地面的摩擦,用户难以控制操作过程中的力度大小,需要多次使用才能熟练应用。

  Hendo的原始灵感来源于建筑学。雷戈说,“如果你能够让载重5万公斤的火车悬浮于地面,那么一幢房子也能成为可能。”他随后解释道,悬浮建筑是一项长期的目标,目前的技术发展仍处于早期阶段。当地震来临时,将建筑物从地基上“举起”,把自然灾害的损失降低到最小,这是今后的紧急事故安全系统需要做到的效果。现今的悬浮技术仍处于早期阶段,雷戈与其团队会一同将构想概念变为现实。

  第一个问题容易回答。垂直农业试图利用建筑物的空间去解决全球粮食短缺问题。这通常在室内进行,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这将使城市从粮食进口地点变成生产地点。

  换句话说,利用摩天大楼的一定空间加上被浪费的水资源就能生产出粮食。这一理念有一定的局限,但仍值得探索。

  在TedX演讲中,谷歌X负责人阿斯特罗·特勒表示:“全球1/9的人口营养不良,因此这一领域的登月项目很有必要。相对于传统粮食生产方式,垂直农业只需利用1/10的水资源和1/10的土地,而你将可以在粮食消费地点生产粮食,从而不必长途运输。”

  “在自动收割和提高光照效率等方面,我们取得了进展。但目前,我们还是无法以这种方式生产水稻和小麦等主要粮食作物。如果有人能研究出植株较矮的水稻,请联系我们,因为这或许就是问题解决的关键。”

  如果谷歌能够利用垂直农业技术去生产主要粮食作物,结合该公司对其他创业公司的投资,那么谷歌将可以解决发展中国家可靠粮食供应的问题。

  想必很多人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看到一种漂亮的花,想知道它的名字,就打开电脑求助于网络。当在搜索框里输入“关键词”时,却发现很难准确描述花的颜色和特征。

  前不久,百度图像搜索正式上线,为类似问题提供了更直接简便的方法。打开手机百度的客户端,搜索框的右侧就有一个相机符号,对准植物拍照后,不一会儿就会出现图片匹配结果,显示“您的图片可能是某种植物”,并给出百度百科中的相关解释。

  百度图像搜索已经拥有数万种物体和场景的图像识别,不仅利用了自身拥有的海量图片库,还对接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等合作数据库,在果蔬、花卉、服装箱包、人脸上的搜索表现尤为出色,“花卉识别已和植物学专家不相上下”。

  微软必应搜索的图像垂直搜索,也可以根据用户上传的图像,为其搜索匹配相同或相似图像的其他图片。微软亚洲研究院一项名为“神笔马良”的图像搜索技术,可以将线条和色彩信息作为图像特征进行搜索,通过手绘的线条图在海量图片中找到与之形状相似的图像,像神笔马良一样实现“所画即所得”。

  通用图像识别的实现,仰仗的是“像人脑一样思考”的深度学习技术。传统图像搜索只识别对比图像本身,比如颜色、纹理这些要素,而基于深度学习的图像搜索加入了人脸、人的姿态、地理位置、字符等语义特征。手机百度产品经理国玉晶举例说,比如用户上传了一张宝塔的照片,图像搜索在对其形态特征进行分析的同时还加入了对拍摄地点的考量,如果在杭州拍摄,那么最大的可能是雷峰塔。“这种识别模式更像人脑的思维模式,更聪明灵活。”国玉晶说。

ca88